愚人打鬼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派派小说网www.amazinglight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她动作很快,也没发出声音,客厅的人仍不知情,厨房有一扇大大的对着外面草地的窗户,沉心三两下从窗户翻了出去。

从岁家出来,沉心一个人走着,手里紧紧攥着刀片,心中凄愤。

沉心失魂落魄,也不知走了多远的距离,等回过神来,左手手臂内侧已被自己用刀片划出道道血痕。

别墅里陈姨在厨房没看见沉心,慌叫道:“心心小姐不见了!”

在陈姨发声前,岁松泠先一步离开了座位,第一个跑了出去。

岁灿海一听,立刻冲到厨房,看见大窗,以电光火石的速度翻窗而出。

岁虹光紧随其后,也从厨房的窗翻了出去。

岁万苏则是跟着岁松泠一起从大门跑出。

岁松泠发现的最快,但岁灿海取了捷径,第一个跑到沉心身边。

沉心还看不清来人,就被岁灿海一把紧紧握住刀片,下一秒岁松泠用力抓住她的手腕,再是岁万苏和岁虹光赶到,把她围住钳制双臂。

紧跟着跑来的沉时和岁伫时看见沉心的一条手臂鲜血淋漓,沿途尽是她滴落的鲜血痕迹,而岁灿海的一个手掌也已被划破,刺眼的血液顺着他的手腕流下,而他仍紧握着拿刀片的沉心的手。

“沉心,你怎么能这样!”沉时慌张大喊。

“你快放手!你流血了!岁灿海!”沉心的声音比姑姑的更慌张,忙叫岁灿海松开那伤他的刀片,眼中流出更多的泪。

岁灿海不放手,眼神坚定,反问沉心:“你不痛吗?你流了更多血!”

沉时心中焦急,冲上去,抓住沉心完好的那条胳膊,气愤得身体发抖。

岁伫时心疼不已,赶忙安排车辆,送他们去医院治疗。

医院里,沉心不配和治疗,她的左手手臂内侧有数道深伤,皮肉外翻,血流不止,她下手不轻。

沉时看沉心油盐不进的样子,也发了狠,“好啊,不治是吧,姑姑陪你。”

说罢,沉时掏出被她收缴的刀片,用尽全力在自己左臂划刻,一道,两道,三四道,力度不比沉心的轻,甚至更重,沉时的决心也很坚定,像一个清醒的疯子。

沉心大叫,从座位上弹起,“姑姑你干什么啊!别割了!”

“你治不治疗,我问你,你治不治疗!”

沉时一边躲过沉心夺刀的动作,继续自残,眼神狠戾地反问沉心。

二人手臂的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【星尘咏叹调】

【星尘咏叹调】

时起云
我不相信永生,也不相信轮回转世,但却在千百年的岁月里寻觅你的踪迹。只愿重逢那一刻,我能够认出你。灵魂也好,肉体也罢,自此之后,我便属于你。直至生命与世界的尽头──永不分离。在时光中守护转生的你
高辣 连载 11万字
星际最受omega[gl]

星际最受omega[gl]

执笔为卿LT
百合,ab,nva为双x,nva有x器,忌者慎入,n,主受,私设很多。
高辣 连载 1万字
夺萃

夺萃

135746019
「喂,是杨峰吗」 「你是」 「哈哈,你小子这么早快就把我忘了啊我是陈威啊」 「啊」 我微微一愣,脑袋中一些陈旧的记忆也是自动翻了出来。 「喂喂喂怎么不说话了啊我还以为你挂了呢」 「呃,你打电话给我有事情吗」 我摸了摸鼻子,有些疑惑的问道。 「哎,也没什么事了」
高辣 连载 1万字
月亮背面(1V1)

月亮背面(1V1)

滑雪小笼包
月光悲悯,一弯悬得疏远,连照拂都只温凉。但翻阅过连绵不绝的山峰,入目惊觉,月亮背面尽是----炽烈耀眼的光。-那天,他透过快拍问:“晚餐愉快吗?”心脏很痒,像被羽毛拂过,躁动慢慢膨胀到填满所有冲动的缘由,“有点难说。不过,应该是我目前最不喜欢的一次datg。”“那你可以考虑,和我date几次。”诱饵被接住,本该是开心的。反正大家都是玩玩而已。但乔栀潼又直觉,这饵,分明是被攥住了。【p;ap; 回
高辣 连载 6万字
白石塔[无限]

白石塔[无限]

陵扬君
作为一个从小父母双亡、在一众亲戚挑剔声中长大的孩子,谢嘉懿深知要想讨人喜欢必须成熟稳重八面玲珑,让所有人都挑不出毛病 自此之后他人设立得飞起,哪怕心里骂娘也能脸上笑嘻嘻 直到大三那年他遇见
高辣 连载 44万字
被玩弄的丝袜女友们

被玩弄的丝袜女友们

小小是个大骚逼
夕阳西下,我从电脑椅中站起身来,伸了个懒腰,扭头一看,刚好最 后一抹残阳射进屋里,把房间整个映成橘色“唔,都这个点了啊,果然是一玩游 戏就没时间了,肚子有点饿了,也不知道老肥下班没” 我拿起电话给老肥打了过去,刚一接通就听见一声巨吼“浩哥,嘛呢” “妳他妈能不能小点声,跟妳说过多少次了,老子的耳朵总有一天被妳给震 聋”……
高辣 连载 5万字